中央政府正在打出另一张王牌——“供应方改革”火。

“供给侧改革”有多热?中央政府九天零五天提到的“供给侧改革”到底是什么?事实上,看似“大事”的供应方改革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困难。

供给方改革背后的经济思维非常简单:我们总是希望在一个运转良好的市场中,实现供需两端产品(服务)的数量、结构和水平的全面匹配,以便买方(需求方)能够以合适的价格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卖方(供应方)可以以适当的利润水平将货物出售给所需的对手。

实现供需平衡是几乎所有经济政策的最终出发点和立足点。

我国目前就是处于严重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一方面商品过剩,再打折促销也无人问津;另一方面许多人为了一副马桶盖、一个电饭煲、一罐婴儿奶粉,不惜万里,走出国门求购;此外,房地产也处在严重库存和一大波购房需求者同时并存的状态。目前,我国正处于严重的供需失衡状态:一方面,商品过剩,然后没有人对折扣促销感兴趣。另一方面,许多人不惜一切代价出国购买一对马桶座圈、一个电饭煲和一罐婴儿奶粉。此外,房地产也处于严重库存状态,同时有大量买家。

“生产过剩”实际上只是“生产错误”。

所谓的供应方改革就是为了解决这种情况。

“供给侧改革”发生了什么变化?刘世锦(经济学家):减产、准入、配置调整、创新促进和制造业升级。

首先,我们将加紧努力减少生产,取得实质性进展。

第二,进一步放宽准入,加快行政垄断行业改革。

不仅有必要“缩小尺寸”,而且“扩大”可能更有意义。

第三,加快土地、资本、人才等要素在城乡之间的流动,实现合理配置。

第四,加快培育有利于创新的环境。

第五,进一步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中国的大部分制造摊位已经铺开,但总体而言,精细化程度仍然相对较低。

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大潜力。

杨伟民(中国金融办公室副主任):高成本是供应方最致命的伤害。中国的供应体系和结构至少存在六个问题,如以低收入群体为主要目标的整体外向型供应体系,以及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的快速增长。高成本是供应方最致命的伤害。

……推进经济结构改革,必须打四场“歼灭战”,即化解产能过剩、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可持续发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等。

“供应方改革”应该如何改变?朱海九(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第一,让所有法律主体都有供给权,不要控制或限制人们的供给能力和意愿。

第二是将不合格的供应商转化为合格的供应商。

高培勇(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院长):要进行供给方面的改革,我们必须加快新一轮金融、税收等领域的配套改革。

持续的经济衰退决定了下一个周期将由扩张性经济政策主导。扩张性经济政策要么减少,要么增加。

因此,无论从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改革的角度来看,本轮调整都有大量减税空。

刘世锦(经济学人):供应方结构改革需要“上下联系”,要有顶层设计和基层愿景。

首先,顶层设计主要是控制宏观方向和画底线。

此外,在供应方结构改革中,哪些措施更有效,或者地方和基层企业应该有更大的空来检验,通过这些可以找到切实有效的措施。

这也是30年来中国改革最重要的经验。

这一经验仍然适用。

关键来了!“供给侧改革”能给你带来什么样的红包?(图片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a股投资机会?ifada基金管理公司指数和量化投资部账户经理杨君表示,经过一年的大幅涨跌后,投资环境发生了变化,未来的机遇在于供应方改革的改善。

杨军认为,需求侧监管时代的投资逻辑通常是“在政府刺激的地方投资”,而未来供应侧监管时代的逻辑是“在效率增长最快的地方投资”。

根据这一逻辑,未来可以关注的方向将指向新兴产业和成长型股票,但绝不能就此止步。资源整合、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制度创新也将遵循这一逻辑,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挖掘的“金矿”。

他特别指出,与“软”体制改革和创新相比,“硬”技术端或基于技术突破现实的模式创新更有可能引起投资者的共鸣。

从供给方面出发,从实战出发,普通投资者可以把握未来三个方向的投资机会:有望大幅提高未来产出效率的工业领域,能够迅速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以及能够显著提升国家国际地位、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领域。

根据这一思路,并结合行业基础数据,建议重点关注的行业包括:智能制造、非银行金融(证券和保险)、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媒体、环境保护、军工、核电、航空空航空航天。

有投资机会的话题包括:2025中国制造、并购、国有企业改革、京津冀协调发展。

他强调,随着未来监管体制改革的深化和注册制度的引入,本轮金融改革的另一个可能结果是,积极选股超越指数将越来越困难。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指数化投资将成为a股市场的主流投资模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