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中国会出现“滞胀”吗?

1月份2.5%的消费物价指数当然有春节的影响,但剔除受节日因素影响最大的食品价格、服务价格和运输价格,消费物价指数的增幅仍然相对较高。

更重要的是,生产者价格指数上升了6.9%,这令人担忧。

我认为中国的价格趋势存在问题,但这不是货币问题,而是成本问题。

2.这一结论基于三个重要事实:第一,中国确实存在货币过度发行的问题,但大多数过度发行的货币在金融系统空中转移,没有流向企业或实物商品市场;其次,我们没有看到中国经济过热。我们没有看到中国经济有强劲的内需。相反,我们看到中国国内需求非常疲软。第三,我们可以看到,服务价格正在上涨,贷款价格正在上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正在上涨。

3.数据显示,今年1月,中国服务价格再次上涨3.2%,而价格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持续上涨。

服务价格不仅是居民个人购买服务的价格,也是企业从社会,即整个社会购买服务的价格。

因此,服务价格的上涨肯定会反映在企业的成本方面。

此外,去年1月底和2月初,国际商品价格触底反弹。尽管已经有几个月没有上涨了,但一年内的总体涨幅也达到了20%以上。例如,CRB商品指数在去年1月20日触底反弹,从154点反弹至192点,整体增幅为24%。

同样在去年1月20日,CCI商品指数在触底后反弹至351点。现在该指数为429点,总体增长22%。

4.这种企业前端成本的增加必须持续传递到后端,中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从2016年初开始也在加快。经过6至12个月的传播后,它必须在消费物价指数中反映出来。

我们说价格上涨是由成本驱动的,这尤其令人恼火。

这是因为成本上升意味着企业需要更多的钱来生产同样数量的商品,这将迫使央行发行货币来满足生产需求。否则,生产会停滞和萎缩,企业会因为达不到生产规模而亏损。

同时,政府还必须容忍企业成本向后端消费品的转移,否则企业将无法生存。

5.因此,我们一直主张,成本驱动的价格上涨只能“进行”,而不能“抵制”。

“承受”是指通过增加居民收入和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容忍价格上涨”和“承受”高价格过程。

这样做的目的是保护国内经济活动和国内需求,从而保护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不受影响,从根本上保护人民币价值的稳定。

“抵制”是不同的,它意味着通过收紧货币来“抵制”价格上涨。

这种方法必然会抑制中国经济的内需。企业必然会招致更高的财务成本。人们必然会受到失业的威胁。最终,金融成本非但没有抑制价格,反而进一步推高价格,导致经济萧条。

6.请注意,如果价格在成本的推动下持续上涨,而经济在紧缩的货币条件下持续下滑,这就是典型的“滞胀”。

这与重大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没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首先,在滞胀条件下,企业产出商品价格高,需求小,企业亏损严重,贷款成为坏账的风险巨大。第二,由于失业的威胁,人们的支出削减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和金融的恶性循环——人们的支出越少,经济下行压力就越大,坏账就越多。不良金融债务越多,企业的融资成本越高,价格越高,人们花费越少。

在这种经济形势下,人民币短期内会因高利率而升值,但长期内必然会形成贬值趋势。

7.因此,我们必须提醒中国央行,在CPI数据面前没有简单的判断,但我们必须明确“通胀属性”,中国经济再也承受不起货币政策的“动荡”。

在我看来,如果中国出现“滞胀”,必须追究责任,必须迅速扭转,而不是“寻找宿命论的理由”。

当前的经济学家非常糟糕。他们经常用“宿命论”的观点掩盖政策错误的后果,这样领导人就看不到政策错误,错误的政策还在继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