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终结王皇发如何在中国香港和新界打斗牛、下棋和打牌的故事

中国香港新界乡议局前主席刘皇发于23日凌晨在家中安详辞世,享年80岁。

他的去世给台风洛奇蒙上了阴影,台风洛奇来去匆匆,周日成为中国香港许多报纸的头条,引起了广泛关注。

作为新界部队的代表人物,刘皇发的一生,从中英联合声明到1997年主权移交,见证了中国香港历史上许多重要事件。晚年,他与民建联、中央联络处和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关系疏远。2015年的政治改革方案因“埋葬叔叔”而被抛在了脑后,他也因曲折而淡出政坛。

他的去世象征着新界一个时代的结束。如何在未来重组新界的军队,是香港人最关心的问题,我们会进行一连串的讨论和报道。

新界是中国香港的三大地区之一,九龙和港岛除外。然而,它占中国香港近90%的土地和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新界。

新界居民一直被指享有特权。1898年6月9日,英国政府和清政府租用了新界99年。英国政府根据《清法》,允许新界18岁的男性居民有权建房,俗称“丁权”。

然而,在该条例成功过渡到1997年后,刘皇发发挥了重要作用。

刘皇发在屯门青山湾天佑家中因病去世,享年80岁。

虽然他曾以每月近24万港元的价格在九龙塘租了一间独立的房子,但两年前他已从政界退休,并在屯门的家宅休养了很长时间。他靠近屯门的古龙海滩,在那里他出生并获得了成功。他的生活也与新界密不可分。

新界乡议局前主席陈日新成功争取《基本法》第四十条成为岛国统一战线的目标,在他的支持下,出身贫穷的刘皇发先生早在24岁时便当选为村代表。在乡村派系的支持下,他在仕途上步步高升,在八十年代由「新界」走向政坛,成为屯门区议会主席。他于一九八五年加入当时的立法局,并获该岛国委任为基本法的起草人。他曾任香港事务顾问及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成员。

令新界人津津乐道的是,刘皇发单枪匹马,据理力争将保护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的条文,写入《基本法》第四十条。令新界人津津乐道的是刘皇发议员独力主张在《基本法》第四十条加入保障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的条文。

这也是他受到新界高度尊重的原因,他的雕像也竖立在乡议局。

甚至从2004年到2015年,车公庙预测他的代表将为中国香港的交通项目起草所有的签名,他的政治影响力是显而易见的。

“刘皇发等于《基本法》第四十条。

前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兼起草委员会秘书处主任陈佐洱曾开玩笑说,刘绍发是唯一关心《基本法》第四十条的人。

刘还亲自邀请《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席王汉斌等领导内地委员到新界视察交流,制定保护新界人民权利的法律。

一九九七年前:最大的统战目标很有能力理解刘皇发先生为何成功赢得《基本法》第四十条。熟悉中国香港政治局势的资深评论员林包华表示,因为这个岛国想要收复中国香港,稳定中国香港的心,就必须进行统一战线,“刘皇发本人就是新界的大地主和大王,已经成为最大的统一战线目标。”

当时,最大的得益是新界居民的“丁权”。

林包华说,当时在中国的香港人对这个岛国有很多疑虑。由于其杀人的臭名昭著的历史,这个岛国承诺,新界可以利用旧的条例来享受“丁权”,并使新界成为世界上唯一仍然使用清朝法律的特别地区。

作为回报,乡议局率先站出来支持中国香港主权的移交。

与此同时,岛国在新界培养了大量地下党的力量,使新界成为岛国的根据地之一。

刘皇发先生长期以来一直是香港最大的左翼政党民建联的“兄弟”。乡议局一直支持民建联候选人“轿子”加入议会和区议会。

近年来,民建联一直不和,但毕生为新界人民争取利益的刘皇发,也很难摆脱岛内对新界的分化政策。晚年,他与民主建港联盟、中国联络处和前行政长官梁振英的关系日益疏远。

尤其是被称为岛内地下党的梁振英上台后,梁羽生利用新界大量黑社会势力作为他的纲领,因此他的施政被称为香港黑帮混乱。

新界的军队被岛国瓜分了。代表传统势力的乡议局,对岛国干预新界事务不满,甚至传播成立政党对抗梁振英势力的想法。

何君耀赢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支持,一度被迫高调辞职,去年他竞选立法会时得到了亲共力量的大力支持。甚至江洋,绿色海关协会的主席,他得到了梁振英的支持,是恐怖分子特别讨厌的人,也被派去支持他。

(数据与图片)刘皇发与当权派之间的恶感源于2015年6月的“平葬叔叔”乌纱帽事件,该事件导致政治改革方案以8比28的大幅度被否决。

同年年底区议会选举后,传媒发现农村派系与当选的民主党议员邝于君、黄伟贤和自由党周秦永联手,在翌日元朗区议会主席选举中选出亲农村的沈郝杰,阻止民建联梁志祥争取连任。

“等叔叔下葬”后,农村民主建港联盟(民建联)的矛盾凸显出来。沈郝杰最终以22票对18票击败梁志祥当选主席。

2013年8月,当梁振英前往天水围落客区时,梁志祥亲自呼吁新界匪徒站出来支持梁振英并殴打示威者,示威者被称为“黑梁芬”。

“推翻民主建港联盟”事件正式暴露了乡村派与建制派的矛盾。

刘叶强甚至在乡议局的支持下,直接批评已成立的政党在进入议会后“撕毁共识”,在2016年1月曝光的乡镇“民意报告”中,在关键时刻,没有表达对土著居民利益的关心和“背信弃义”。

2016年初,上水乡事务委员会主席侯志强提议组建一个政党,代表土著居民的声音参选。然而,政党组建晚宴突然取消,政党组建失败空。据广泛传言,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干预是原因。

林·包华分析说,岛国的本质是“用完就扔掉”。传统的左翼和土耳其共产党力量被削弱,取而代之的是以梁振英为首的中国香港所谓的“新岛势力”。

据估计,该岛国对刘皇发先生所作的承诺也没有兑现,包括组建一个政党,该政党也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阻止。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也培养了这个岛国在新界的代理人姚军(Jun Yao),试图取代刘皇发的权力,让刘皇发感到气馁。

何君耀强迫法发叔叔得到联络处的支持。例如,2011年,在何君耀的领导下,屯门乡事委员会成功修改宪法,禁止部分人连续三届连任乡事委员会主席。一方面,自1970年以来一直担任主席的刘皇发被从他在屯门的老巢中“拉下”。

后来,在刘皇发被政府任命为屯门区议会议员后,他领导了一场公开示威,威胁要对刘皇发的当选进行司法审查。

去年当选立法会议员时,他说首先要感谢的是中国联络处。

有传言说,该岛培养何君耀的目标是取代刘皇发的儿子刘叶强。

张薛明执掌了新的社会服务委员会。乡议会刘皇发的长子刘叶强已经接管了他父亲在乡议局、立法会和行政会议的办公室。他还负责在新年的第二天去车公庙为香港人签名。

(资料照片)另一位是乡议局副主席张薛明,他曾是刘皇发的兄妹,被列为“乡镇第四子”,也与刘皇发不和。

一些政治家透露,张薛明赢得了梁振英背后的岛国蒋派的支持。自1999年以来,他一直担任新界社团协会主席,并积极与香港的蒋派合作。

张薛明(右)也是民主建港联盟(民建联)成员和新社会科学委员会名誉主席,因眼部问题未留在行政会议,由刘叶强接任。

(政府新闻网)乡议局和新社会委员会是新界的两大组织。前者主要由原居民组成,后者则包括原居民和移居新界的人。

新的社会理事会成立于主权移交前的1985年。它是由岛国建立的一个地下党组织,旨在制衡空乡议局的影响。

例如,梁振英上台后,活跃在中国香港的AIC与骚扰恐怖分子的绿色海关协会拥有相同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后者的创始人之一邓凯荣是新界社团协会副主席。

新的社会委员会还积极参加地下政党活动,如反占领中国和反香港独立。

新的社会委员会也是2014年“反占领中国”运动的主要力量之一。陈勇董事长和周融将共同设立彩票。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占领中国大联盟?

2012年梁振英上台后,刘皇发拒绝了梁振英的邀请,放弃了行政会议的席位。

该岛最终让张薛明加入了行会,行会接受各地蒋派的命令,干预乡议局的事务。

举例来说,去年,乡议局暂时违反合约,收回乡议局大楼的大剧院,该大楼是为NTDTV举办的「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预赛而租用的。据说张薛明主动向梁振英汇报,并向镇议会施压取消合同,从而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今年新任行政长官上任后,张薛明因眼部问题退出了行政会议,由刘皇发的儿子刘叶强接任。

与法叔关系密切的人在接受《下一个》杂志采访时提到了他的三大愿望,希望刘叶强能够接替法叔的三个预期政治成员,最终他的愿望得以实现。

对于刘皇发的曲折人生,林包华评论道:“当一个岛国想要实现自己的目标时,它会尽一切可能取悦你,给你想要的一切。然而,一旦这个岛国获得了它,它就会供不应求。

他预测刘皇发一代结束后,刘叶强的影响力将会大大减弱,但这个岛国不会在短期内废除“丁权”,因为害怕惹恼新界人民。

发表评论